海棠书屋 > 都市小说 > 暖妻,再嫁我一次 > 第129章 她以为离开就可以忘记(大结局)
    129 她以为离开就可以忘记(大结局)
    12月24日,平安夜,天气有点凉,听说在平安夜吃苹果,来年都会平平安安。
    可是,元未央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似乎这个平安夜不会那么平平安安。
    元未央慢步走了过去,她以为没有被凤间雅发现,可是凤间雅还是看见了,她突然激动地厉声吼了起来。,“你就站在那里,不许再过来!”
    “小雅,你下来好么?我们可以谈谈,你想要什么都可以!”元未央吓得立即顿了住,不敢再往前走半步,轻轻地扯起唇角,轻哄着她。
    “元未央,你做梦!”凤间雅冷声吼道,几近歇斯底里,“自从你出现后,夜的眼睛里就再也没有我的存在!我得不到的,就算让你得到了,我也要你内疚一辈子!”
    “央央,你把门打开!开门!”房间里,风镜夜不停地敲着门。
    虽然风镜夜一直在房间里嘶喊,但是元未央全然就当做没听见一样,她现在眼中只有凤间雅和她的抽抽。
    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害死了一个好姑娘,凤间雅可能算不上是好姑娘,可是在爱情的世界里,好姑娘也会因为妒忌产生幽怨,而变得不再纯洁。
    “元未央,你以为你身边的好朋友,闺蜜真的是你的好朋友,真的是你的闺蜜么?哼!”凤间雅讥诮地冷声笑道,“你跟秋怡去牛郎店Happy的那一晚,是我报的警,风声可是秋怡透露出来的,你把秋怡当好朋友闺蜜,她可是把当敌人!”
    元未央深呼吸着,强压着心中那股混乱的心绪,“在你住进风家时,风镜夜不在家时,那奇怪的戏子声也是你放出来的?”
    凤间雅冷笑道,“当然!上一次若不是那个该死的尹管家,我早就可以把你解决了!不过,我觉得在你身边自杀,更能打击你,伤害你!”
    元未央不可置信地吼道,“可是同时也伤害了你自己!凤间雅,虽然我不会体会你对风镜夜的那种爱,但是如果这段爱情令自己受伤,就算是拥有了他,又怎样?你整个人一生都要活在卑微中,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爱情?”
    她此时才惊觉,凤间雅不仅仅是有心脏病,更是有心里疾病,或许从小伴随着的病痛早已将她变成了一个没有理智,没有正常思维的人。
    凤间雅嘶吼,“元未央你没有资格批判我!”她气得怒地发狂,紧紧地抓起抽抽手中的绳子,顿时,抽抽的身体就悬在了半空中。
    元未央吓得疯了一般地冲了出去,而这时,风镜夜也破窗门而出,冲了出来。
    “你再过来半步,我就丢开绳子了!”凤间雅怒吼。
    “啊……呜嗯……”抽抽的爪子在空中挣扎着,声音呜咽凄惨地叫着。
    抽抽的声音就像一把刀子一样,撕裂着元未央的心,凤间雅很聪明,以她那一段时间住在风家的观察,对于元未央来说抽抽比风镜夜的地位还要重要。
    “不要啊!我求求你,凤间雅,我求求你了,不要再再折磨它了!抽抽是无辜的!”元未央撕心裂肺地哭着。
    “风镜夜,我不许你过来!”凤间雅察觉到了风镜夜正悄然步步朝自己走过来,她看见后,怒声吼了起来。
    元未央一把抱住了风镜夜,“我求求你,现在你什么都不要做,什么都不要说!这就是对我最好的帮助!”
    风镜夜就是这件事情的导火线,他的出线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
    “我要让你们一辈子都记住今天,我要让你们每年的平安夜都记住今天,是你们,是你们害死了我!我要用我的死来诅咒你们永远也不会得到幸福。”凤间雅冷然地讥笑道。
    语落之后,她展开双手,向后一仰,整个身体向后倒了去,跟随她一起坠落的还有抽抽。
    “不要……抽抽……”元未央疯了一般地冲到了阳台边,她差一点就跟着跳了下去,幸好是风镜夜抱住了她。
    “……”风镜夜紧紧地抱住了她,下巴轻轻地抵在她的头上。
    元未央挣脱开了他的怀抱,转身,冲到了房间里。
    一接到尹管家电话的凤间萧赶了过来,他急冲冲地赶到时,看到的画面就是凤间雅全身趴在血泊中。
    凤间萧脸色一白,顿时,心就沉了,脑中的思绪也停止了,一片空白,“小雅……你怎么会这么傻?”这些天,她的情绪很不稳定,他已经尽可能地切断了一切关于风镜夜的消息,可是她还是趁他不注意时偷偷地跑了出来。
    “抽抽……抽抽……”元未央冲了出来,而抽抽也是同样倒在血泊中,双眸睁得圆大,已经没有了心跳。
    “抽抽!抽抽!”元未央抱起抽抽的身体,声嘶力竭地哭着。
    “风镜夜,你给我一个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凤间萧一看到风镜夜之后,怒气腾腾地冲过去,一把揪起他身上的衣服,一拳头挥在了他的脸上。
    风镜夜默不作声,任由他一拳又一拳的打着,他也想要有人能够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斜眼看着凤间雅满是血泊的样子,心中无比的难受,他错了,他以为只要不再去接近她,不再对她好,她就会对他死心。
    他严重地错了,这不仅仅没有让她死心,反而让她将对他的幽怨全转移到了元未央的身上。
    或许从一开始他就错了,或许从一开始,他就错了。
    这一天的平安夜,不仅仅在元未央的心里添上了一层阴霾就连在场所有的人都添上了阴霾。
    凤间萧抱走了妹妹凤间雅的尸体,凤间雅的葬礼,风镜夜没有去,其他兄弟都去了。
    风镜夜也亲自把抽抽的尸体埋在了花园里的玫瑰下面,希望能够将它的灵魂化进玫瑰里。
    自从平安夜事件之后,元未央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不接任何工作,不见任何人,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风镜夜为了让她好起来,有试过再买一只同样的大白熊送给她。
    元未央看到那只大白熊后只是笑了一笑,然后就是声嘶力竭的哭,风镜夜再也没有给她买过狗。
    风镜夜知道她难过,伤心,他又何尝不是。
    对于凤间雅来说,她成功了,她成功地做到了让元未央不好过,让风镜夜不好过。
    这天,风镜夜计划带元未央去巴厘岛散心,让她能够转换一下心情。
    却没想到,临出发前,他在房间的梳妆台前发现了元未央留下的一张纸条。
    风镜夜:
    对不起,我走了。
    我们之间的结合或许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你的爱让我窒息,你的好,你的坏全都令我窒息,我感觉很难受,很压抑。
    从跟你结婚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像一只困在笼子里的鸟一样失去了所有。
    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让我很痛苦,我失去了自我。
    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傻到为了一个男人而出卖自己的所有,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再继续演戏了。
    离开对你我都是最好的结果。
    风镜夜看完信后,气得将信揉成了一团,冷冷地咬紧了牙。
    他愤愤地转身跑出了房间,他命令风家的护卫去机场,火车站,查询她所有的信息。
    思泽一接收到元未央离开的信息之后,便开始展开了地毯式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