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小说 > 强悍老公你够狠 > 两小无猜(全文完)
    湘以沫终于过完了猪一般的月子生活,圈圈也满月了。
    圈圈的满月酒办在了Bonanna的大宅中,没有很隆重,简单温馨。他们邀请的都是些亲朋好友,却来了一名不速之客。
    “学长,好久不见了!”湘以沫气色红润,才一个月的时间,已经恢复了曼妙玲珑的身材,跟以前的纤瘦无骨相比丰腴了不少,整个人容光焕发了。她现在沉浸在幸福之中,水润明眸中潋滟着暖和的微笑。
    “你的丈夫为了阻止我来见你,可没少给Kaicilin增添麻烦,我整天忙得焦头烂额,都快中年谢顶了。”尹亚特看到她这么幸福美满,心里也释然了,嘴角勾起悻悻然的笑容,睇视着南宫寒,一副挑衅的姿态。
    南宫寒抱着呼呼大睡的圈圈,淡淡一笑,“我只不过动了一点小手脚,你这都摆不平,是不是太逊了!”
    尹亚特上前一步,凑近他的耳边,单眉一挑,“我这么夸张一下,你一个礼拜的沙发肯定少不了吧?”
    “你!”南宫寒失策,没想到他居然玩这么一招。他敛下怒气,“圈圈,让尹亚特叔叔抱抱你!”
    不管他同不同意,南宫寒直接将圈圈塞给了他。
    尹亚特没有抱过孝,一碰到这个软绵绵的小肉团吓了一跳,紧张兮兮地抱紧了这个小家伙。
    “拜托你了!”南宫寒轻笑一声,悠闲地吹了一声口哨。
    尹亚特突然感觉胸口热热的,湿湿的,眼睛蓦地瞪直,惨兮兮地大叫一声,“他撒尿了!”
    “孝子撒尿不是很正常,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他……他怎么没有穿纸尿裤?”
    “不好意思,我忘了!”南宫寒眼眸闪烁着笑意。
    圈圈醒了过来,握拳的小手揉了揉眼睛,看着尹亚特抓狂的表情,“咯咯咯”地大笑起来。
    “不愧是我的儿子!”南宫寒自豪不已。
    圈圈被佣人抱去换尿布,尹亚特衣服湿透了,南宫寒带他去换衣服。
    他从衣柜中挑选了一身,丢给他,“这些我都没有穿过,你应该会合身。”
    亚伊特冲了一个澡,围着浴巾走出来,“不要以为我会轻易放弃以沫!”
    “有些事,强求不了。五年的时间,你都无法走入她的心,说明这辈子她都无法接纳你。”
    “我不是一个很好的占有者,但是我是一个不错的治愈者。如果有一天,你再让以沫受到伤害,我就会来带她离开,治愈她残破不堪的心。”
    南宫寒黑曜石般的星眸折射中坚毅的锋芒,“你永远等不到那一天。”
    他目光一抬,正好和湘以沫的视线碰撞在一起。放佛他们之间已经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即使淹没在人群之中,也能将对方一眼认出。无须言语,一个眼神足以。
    南宫寒凝视着湘以沫清丽的身影,温婉的表情,心湖泛起点点微波,他眼底的凌光悄然褪去,脸上浮现温润的笑容。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个月后,苏梓琳生下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滕越可高兴了。绞尽脑汁,翻遍了字典,终于给他的小公主取了一个清新脱俗的名字——滕藤。
    = =这究竟是有多疼啊!
    但是,滕越对于这个名字非常引以为傲,坚信大俗即大雅。希望自己的女儿,在家有爹地疼,出嫁了有丈夫疼。
    苏梓琳却犯愁了,“当初我们只是定下娃娃亲,没有指腹为婚。那么,滕藤嫁给哥哥,还是弟弟?”
    “让她自己选择不就好了。”湘以沫随口说道,反正不管选谁,滕藤都是她的儿媳妇。
    “这个注意不错!”
    两个妈妈私下又达成了共识,南宫寒和滕越早已被收得服服帖帖,只能乖乖服从,不敢反抗。
    一转眼,滕藤周岁了,中国的传统在这一天要让小朋友抓周,决定未来的职业方向。而滕藤太标新立异了,通过抓周来决定她的终生大事。
    古有唐伯虎点秋香,今有滕藤抓老公。
    “纸尿裤公主,你给我听好了!等一会儿,你一定要抓这个甜甜圈!”球球绷着脸,严肃认真地警告她,把甜甜圈放到她的嘴边,让她舔了一下,尝尝甜头,循循善诱道,“这个甜甜圈非常甜,而这个皮球臭臭的,难闻死了。”
    在摇篮中的滕藤咿呀学语,重复着球球的话,“甜圈圈,臭球球。”
    “对!你一定要记住了,甜圈圈,臭球球!”
    = =这听上去怎么那么别扭,好像在夸圈圈,骂球球。
    球球认为如此凶巴巴地警告过她,她应该会乖乖听话。但是,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姓滕的从不按常理出牌。
    滕藤周岁晚宴的高 潮来了,引来宾客的围观,将长桌里三层外三层围了起来。
    苏梓琳将滕藤放在了长桌上,她身上穿着一条蓬蓬的公主裙,圆溜溜的眼睛一转,瞥见了前面的甜甜圈,小屁股撅起,一扭一扭地快速爬了过去。